高中高二

昔人已随流水去

2014-02-06 本文已影响 6.56W人 

这里的水是没有尽头的,潺潺地、缓缓地流过空出野谷,滋润着苍劲、古老的大树,与永远烧不尽的小草,磨平了石头的棱角,倒映着皎洁的月光。

这流水滋润着那片名曰“知音”的沃壤,承载着它亘古坚韧的生命,缠缠绵绵,绕过高出,携着泉水,婉转可咚的旋律在洒满情思的心潮里缓缓流动……

那沉睡了千年的珍藏在日月轮回里沉默了好久,我的思绪那一块感伤的氛围里驻留,耳畔响起的醉人琴声,是自己穿越时空的凄凉气氛,还是伯牙魂返故土情难自已而拨动的流水高山……

弹琴的人在水上,听琴的人在岸边,伯牙在一钩残月下,独自临风抚琴,琴声如霜降临,飘向远方,而岸边的忘归人似乎与抚琴人的心事都被琴说穿,于是曲终促膝长谈,相见恨晚,结为知音。

琴声流淌,音流,心动,“高山流水”,那是伯牙子期真情挚友的结晶,追溯知音历史,无一不留下对知音寻觅的足迹。

“身无彩凤双飞翼,心有灵犀一点通”,一曲《无题》,诉尽了李杜真挚微妙的友情;知音,是“抚琴”人神韵和空灵在琴弦上漫步的欣愉,心泉流淌,一个眼神,一声叹息,足以融化一切……知音是“抚琴”人心意和魂气的柔美碰撞,情意相生,一声吠鸣,一缕聆听足以两心相印……真正的知音,是任云水之遥也无法阻挡,任生死之遥也无法吞噬的神话……

然而,世上唯一懂自己的人,早已形销魄散了,但伯牙怎么办?他只能将他的心痛,无奈随着琴断的那声响抛向天际。他终于解脱了,他相信自九天之上来到凡间,只为给他以慰藉,他们的结局自他们眼神交汇的第一刻就已注定,君子之交淡如水,他们面对的水也是这样淡淡的,悠悠地化作高山流水,流传后世人证明曾经有两个在这汉水之滨发生过一段动人的故事。

如今,水已沉寂,只为去缅怀这段动人的历史,钟子期静静地在山长眠,陪伴他的是那袅袅的琴音,悠悠而永久地在山中飘荡……

上一篇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热点阅读

最新文章